1. <dl id="SfRcj"></dl><ins id="SfRcj"><figcaption id="SfRcj"></figcaption></ins>
        <keygen id="SfRcj"><strike id="SfRcj"><link id="SfRcj"></link></strike></keygen>
        1. <rp id="SfRcj"></rp><map id="SfRcj"><blockquote id="SfRcj"><figure id="SfRcj"></figure></blockquote></map>
        2. <tr id="SfRcj"></tr><figure id="SfRcj"><i id="SfRcj"><code id="SfRcj"></code></i></figure>

          <object id="SfRcj"><mark id="SfRcj"><kbd id="SfRcj"><noframes id="SfRcj">

          <style id="SfRcj"><figure id="SfRcj"><nav id="SfRcj"><b id="SfRcj"></b></nav><tr id="SfRcj"><p id="SfRcj"><button id="SfRcj"><kbd id="SfRcj"></kbd></button></p></tr></figure></style>
        3. 用户登录

          中国作家协会主管

          ZUO JIA YIN XIANG

          01冯雪峰:一团炽烈的火

          冯雪峰故居坐北朝南,高大的院墙上有一道墙门,门额上写着“为善最乐”四个大字。旁侧镶着一块石板,石板上面是作家丁玲的题词:“雪峰故居”。

          01
          冯雪峰:一团炽烈的火

          冯雪峰从小天资聪颖,虽然9岁才得以上学,却是当时这个农民家庭唯一的读书人。他聪颖好学,看书过目不忘,小学毕业后,他背着家人偷偷跑到金华投考金华中学,以第一名被录取。

          来源:文学报 | 李俏红 
          02再论“丁玲不简单”

          而丁玲的人生道路告诉我们,“寻找”没有朗西埃说得那么简单,浪漫,“人民”也远不能依靠理论思辨来完成词与物的有效搭配,它必须依靠脚踏在土地上的人们。

          02
          再论“丁玲不简单”

          丁玲是中国现代文学和当代文学无法忽视的作家,是20世纪中国革命参与者。她一生经历和见证了20世纪中国文学的不同历史阶段。

          来源:《文艺争鸣》 | 张屏瑾 罗岗 孙晓忠
          03痖弦与《槌衣石》的故事

          2020年01月30日,痖公指着家门口石阶旁一块青石板,为诗人宇秀讲起它的来历,说到石板身上的裂缝,泪水夺眶。

          03
          痖弦与《槌衣石》的故事

          晚年移居加拿大的台湾诗人痖弦,从老家南阳运来一块其祖母和母亲生前用过的槌衣石,安放在温哥华的家门前。

          来源:北京晚报 | 宇秀
          04徐訏“脾气古怪”

          上世纪七十年代中期,我工作于《大任》周刊,老总孙宝毅某日差我去访问大作家徐訏。他道:“天地线早搭通了,你见到徐先生要正经一点,千万不要贼头狗脑,他脾气古怪,小心弄僵!”

          04
          徐訏“脾气古怪”

          徐訏杀气严霜的脸上,露出诧异的神色:“喔!沈先生!你怎么知道是三个B?”标准的北京国语。

          来源:文汇报 | 沈西城
          《域外小说集》:作为方法的“东西瓯脱间”

          《域外小说集》并非既往认识的谈论“古怪偏僻”的“弱国模式”,实则具有“评骘文明”的独特维度,它体现了周氏兄弟的“否定性”文明史观,即一种有别于直线进化的,通过越轨、偏离等“否定形式”带动的文明发展状态。

          来源:《中国现代文学研究丛刊》 | 李乐乐 2020/01/30
          沈从文与青岛印花布

          “大量的采用了许多新工艺技术如棉布的连续练漂法,连续染色的普通应用,活性染料的制造与应用等”。应该说沈从文所看到的青岛印花布正是出于技术革新后的面貌。

          来源:北京晚报 | 王道 2020/01/30
          陈寅恪:不负国宝,襄进学术

          此前数十年的中国敦煌学研究,的确过多地依赖新材料,在追索新材料的同时,忘记了寅恪先生告诉我们的要思考新问题。

          来源:文汇报 | 荣新江2020/01/30
          唐大郎诗文里的小掌故

          我知道唐大郎不算晚,早年间收藏《晶报》《社会日报》《金钢钻月刊》《亦报》《大家》等报刊时就熟悉了这位“江南第一枝笔”的“小报文人”。

          来源:澎湃新闻 | 谢其章2020/01/30
          栾保群《梦忆》拾屑:张岱用错典故

          《梦忆》卷三的《包涵所》与卷二的《朱云崃女戏》有些相似,都是写老不要脸而冬行春令的,但写法却有些不同。

          来源:澎湃新闻 | 栾保群2020/01/30
          林损与五四新文化运动

          林损在今人的一般印象中,大概是一位才高而狂的北大“旧派”教授。1934年北大国文系解聘风波,他曾高调反击蒋梦麟、胡适,终与马裕藻、许之衡等校中旧人一并去职。

          来源:澎湃新闻 | 徐佳贵2020/01/30
          冯姚平:冯至在西南联大

          我和父亲有聊不尽的话题,那就是昆明。我们家是1938年12月随同济大学搬迁到昆明的,那年父亲33岁,正是如《神曲》开篇所写的,“在人生的中途”。

          来源:人民文学出版社古典部(微信公众号) | 冯姚平2020/01/30
          傅斯年与《傅斯年文集》

          傅斯年(1896-1950),字孟真,聊城人。1913年考入北京大学预科,1916年卒业后,升入本科国文门。

          来源:中华读书报 | 孟彦弘2020/01/30
          马若瑟译《赵氏孤儿》

          “《赵氏孤儿》是一部珍贵的大作,它使人了解中国精神,胜过人们已经做过的以及将来要做的关于这个大帝国所有之陈述!

          来源:文汇报 | 杜磊2020/01/30
          艾略特与艾米莉·黑尔千余封信件公开

          1月2日,普林斯顿大学图书馆公开了著名诗人T.S.艾略特与其知己艾米莉·黑尔(Emily Hale)之间的千余封信件。

          来源:澎湃新闻 | 程千千 编译2020/01/30
          李修生:潜心黄卷 志在传道

          李修生先生是我国元代文学研究的开拓者和领军人。先生接触元代文学,可以从1954年读元明清文学方向研究生时算起,至今已60余年。

          来源:光明日报 | 施贤明2020/01/30
          古人的冰车之乐

          冰车是一种历史悠久的交通工具,也是古人重要的冬季娱乐项目,《燕京杂记》有云:“东西往来,如泛银湖,又如晶宫,亦一韵事也!

          来源:北京晚报 | 刘疆2020/01/30
          宋代笔记里的趣闻轶事

          宋代文人在人际交往中,同僚、门人、文友谈笑打趣,调和人际关系,增进相互了解,也是文人间竞才斗志的方式。

          来源:光明日报 | 宋娟2020/01/30
          《小王子》的由来

          可以说沙漠是这部作品的缔造者。在圣埃克苏佩里第一次飞往非洲的途中,他见识了沙漠,位于卡萨布兰卡和达喀尔之间……

          来源:文汇报 |  [法]克里斯多夫·吉利安/黄荭(译)2020/01/30
          墨痕旧影里的史料

          今人寻求材料的方向,逐步转向孔夫子网及近年各大小拍卖公司流散出来的近现代人物手稿、函札、日记、公牍、电报,亦是开辟了一条寻求材料的新路径。

          来源:文汇报 | 孟繁之2020/01/30
          腊八粥的“标准配方”是什么?

          腊月将至,一碗“腊八粥”是必不可少的。窗外寒风咆哮、大雪纷飞的日子口,一碗黏糊糊热乎乎的腊八粥喝下去,暖胃暖身又暖心,简直再舒服也没有。

          来源:北京晚报 | 呼延云2020/01/30
          一碗特别容易“着火”的粥

          天气一冷,喝粥的人渐渐多了起来:戎嘣谖夜茉缇捅蝗衔且恢趾芎玫难绞,宋代学者张耒(号宛丘先生)曾经作《粥记》一文指出……

          来源:澎湃新闻 | 呼延云2020/01/30
          早年温庭筠:从有志青年到文场浪子

          温庭筠无疑是晚唐重要的全能作者:他能古、今体诗,尤擅乐府,与李商隐并称温李;他工骈文,风格绮丽,与段成式、李商隐齐名,称“三十六体”。

          来源:《文史知识》 | 陈尚君2020/01/30